復旦附中特級教師黃玉峰對比了幾篇當代和民國時期的小學生作文,指出兩者的最大區別就在於知識積累的不同,“比如一篇民國五年級小學生作文,指出‘晉之東也,莫不謂五胡逼之也。然渡江以後,固已據一隅之安矣,而未聞有圖恢復之志者,清談誤之也’,這樣的見識和文筆,就是今天的博士生也未必寫得出來!而一篇最近在語文教學界廣受好評的冰心作文獎獲獎搜尋行銷作文,雖然字裡行間都是孩子的真情流露,很能打動人,但就作文水平的高低來看,和前者相比差距簡直難以道里計。”(12月25日《新聞晚報》)
  應該承認,相比更重視古文教育的民國,當代學生的古文水平確實偏低,博士生古文水平比不過民國時期的小學生也不奇怪。但這並不表明現在的語文教育有多差。讓民國時期的小學生和現在的小學生一起用現代語言寫作文,結果同樣一邊倒,但勝利者肯定會換人。專家推崇的民國小學生作文的確寫得不錯,對東晉統治者不思進取、清談誤國的批評說明其有較高的歷史水平和文字功底。但且不說專家精挑細選出來的民國小學生作文能否代表當時學生的普遍水平,該文的觀點也未必不是受老師和相關書籍的影響,不一定是作者自己的真實想法。何況,民國時期的小學生入學普遍較晚,高年級學生十五六歲的比比皆是,年齡上的優勢可能也是他們比同齡的當代小學生文筆更成熟、更老練的原因。且因為普及率的緣故,能上小學的民國孩子,本身已經是社會中的精英子弟。況且,民國時期的小學有現在的小學這麼多課程設計裝潢嗎?專註於語文學習的民國小學生在這方面領先並不出奇。
  應該承認,目前的語文教育確實存在短板,特別是在文言文方面,需要加強,讓孩當鋪子多讀、多背經典古詩文。但也不能妄自菲薄,把現在的語文教育貶得一無是處,更不能把語文教育等同於古文教育,以為只要教好古文就行了。現在畢竟不是古代,也不是剛終結科舉和八股文沒多久的民國時代。古文可以用來學習歷史,提高文化修養與知識儲備,但平時無論是寫信作文還是與人交流都不可能用古文,還是得用現代語言文字。古文寫得好,未必就能寫好其他文章。片面推崇古文教育,除了培養出能用甲骨文寫作文、其他方面卻無多大造詣的偏科生,還有其他好處嗎?
  既然黃玉峰也承認那篇廣受好評的冰心作文獎獲獎作文字裡行間都是孩子的真情流露,很能打動人,為什麼還說其作文水平遠比不上民國時期的小學生作文呢?我們的語文教育不就是要鼓勵孩子說真話,抒發真情實感嗎?總不能讓孩子都變成老學究和歷史問題專家,去研討歷代治國得失吧?要說這方面的語文水準,科舉出身的關鍵字行銷清朝官員可謂遠勝今人,但深諳治國之道和歷史經驗教訓的清朝留給中國人的是什麼回憶?正如一些地方用國學考核幹部一樣,就算熟讀四書五經又怎麼樣?原天門市委書記張二江在服刑期間,都能撰寫《類詩新解》、《白話兵經——孫子兵法譯註》、《白話兵經——尚書譯註》、《類詩新解》等專著。可如此扎實的國學功底也沒有阻止他走向犯罪的深淵。
  語文教師和國學專家們希望學生們多學文言文可以理解,但不該把自己的個人愛好強加在學生頭上,更不能把古文水平等同於語文水平,以此來評價作文的高低。好作文絕不應該限制文體,真情流露的代償朴實文字,才是最值得贊賞也是學生最容易上手的好作文。(江蘇 楊國棟)  (原標題:也別過度神話民國小學生作文)
創作者介紹

打掃服務

wi83wivfn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